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神州借道长盛收购宝沃 重走“瑞幸咖啡”之路存变数
页面更新时间:2019-03-27 07:53

      

神州借道长盛收购宝沃 重走“瑞幸咖啡”之路存变数_O2O_

继神州租车入股五龙电动车之后,其大股东神州优车又再次对外宣布,拟收购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长盛兴业”)所持有的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收购完成后将取得后者的控股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宝沃汽车拥有传统燃油车与新能源汽车双重资质生产牌照,以及规模化生产汽车能力,而五龙电动车作为一家纯电动车制造商,则在电动车及电池等方面具备研发能力。此番连下两城之后,神州优车在汽车产业链上游话语权再次加大。

然而,随着收购宝沃股权交易的进行,神州优车也陷入了非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和管理层决策产生分歧的多种质疑声中。对于2018年营收下跌近四成的神州优车,2019年如何在外界质疑下讲汽车新零售的故事成了关键。

收购被指重组,战略决策多次出现高层分歧

其实,神州优车收购宝沃的苗头最早出现在2018年。去年10月,宝沃汽车前大股东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开挂牌转让福田汽车67%股权,目的在于引入多元化资金投入,帮助福田汽车夯实自身商业车核心业务。2个月后,神州优车发布公告,为长盛兴业收购宝沃汽车提供不超过24亿元担保。

至于担保原因,神州优车在公告中解释,这主要是出于公司战略发展的原因。而启信宝数据显示,长盛兴业于2018年12月才刚刚成立,距离交易时间过于接近。而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在神州优车的此番公告中,董事会投票出现5票赞成、2票反对的情况。如今,这样的情形在收购宝沃时再次上演。

对于好不容易才在2018年盈利2.8亿元的神州优车来说,其在2019年开年一下拿出41亿元用于收购宝沃,让外界诧异。神州优车也因此次交易陷入了重大资产重组的质疑声中。

针对外界的这一质疑,神州优车表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期末资产总额和净资产分别为171.07亿元与100.84亿元,而标的公司则分别为83.94亿元与19.37亿元,未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与此同时,宝沃是否算是优质资产也存在争议。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营收50.96亿元,净亏损2.746亿元;截至2018年8月,公司营收21.84亿元,净亏损12.48亿元,营收同比下滑57.14%,时隔仅8个月亏损幅度便扩大355.47%。

而与之对应的是,神州优车的财务状况则颇有“冰火两重天”的意味。其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营收59.48亿元,和2017年的98.56亿元相比下降39.65%;总资产增长率由126.94%下降至11.18%,同时,对于重资产经营的神州,流动比率也从1.65下降至1.36,变现能力与短期偿债能力出现减弱迹象。

但另一方面,神州又正处在扭转局势的关键节点。2017年及2018年,其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亏损2.61亿元变为盈利2.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由亏损2.95亿元变为亏损404.83万元;显然,2018年是神州扭亏为盈的一年。

券商分析人士向记者指出,营收大幅下降的背后却出现净利润的大幅反弹,或受主业之外业务营收影响,其中投资收益最不可忽视。

实际上,神州优车正通过收购、入股车企,以及与新能源和互联网公司进行战略合作等一系列方式进行业务重构。除了收购宝沃以外,2018年下半年,神州优车在新能源领域的举动更是大张旗鼓;7月与普天新能源、国网电动汽车、特来电、万帮新能源等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涉及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充电解决方案、新能源汽车大数据互联互通等多方面;8月,其又与百度达成智能联网与自动驾驶方面的合作。

在2019年1月神州优车与宝沃合作发布会上,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曾表示,无论是传统的汽车产销模式,还是纯电商和新势力造车,都存在问题。陆正耀对于整个汽车产业链重构的思考与尝试,能否在神州优车的2019年应验呢?

发力汽车新零售,重走“瑞幸”老路变数大

截止目前,神州优车的主要业务包括出行(专车和租车)、电商(买买车)和汽车金融(车闪贷)这三大块。从营收构成及占比来看,神州专车服务占据榜首,2018年该业务营收达到34.6亿元,占比58.17%;买买车与闪贷业务则大致相当,营收分别为12.93亿元与11.94亿元,占比为21.73%与20%。

但与2017年相比,上述各项业务的营收比重却在悄然发生变化,其中专车服务与买车业务均出现较为明显的下滑——前者营收同比下降38.86%,后者下降62.67%。相反的是,并不起眼的闪贷业务同比上升64.68%,增幅明显。

神州业务的变化并不完全让人意外,无论是新车交易,还是二手车交易,汽车金融这块大蛋糕早就被各方窥视已久。一位二手车行业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此前瓜子二手车与人人车较量中,关键的节点便是汽车金融布局的快慢,一方选择汽车金融而另一方则瞄准了汽车后市场。而从政策角度来看,原本市场已近饱和的网约车服务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2019年3月19日,交通运输部发表《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文件中提到包括汽车分时租赁的单份押金金额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2%等意见。

而神州优车汽车金融实现的途径之一,则是采用近两年大火的“新零售”概念,从汽车交易切入。

“公司将与北京宝沃在汽车制造、车辆采购与车队运营、销售体系拓展和联合营销等领域开展全面深度战略合作,共同开拓‘汽车新零售’模式,充分发挥双方资源优势,实现共同发展。”神州优车在财报中表示,它与宝沃的合作将会帮助自身进一步降低在专车等领域的成本投入,但最有钱景之处仍然还是如何撬动汽车金融。

此外,神州优车是否会在汽车业务上重现瑞幸咖啡的“疯狂”也是外界最为关注的一点。

据悉,这家成立于2017年10月的新兴咖啡品牌仅在2018年7月与12月便火速完成A、B两轮融资,共计4亿美元。此后,其不仅直接叫板星巴克,还在2019年1月宣布,新年目标是新增2500家门店。值得一提的是,瑞幸咖啡的背后有着神州优车的身影。

但试图开启汽车新零售业务的神州优车,曾遭到宝沃经销商的抵制。据蓝鲸汽车报道,2018年10月宝沃汽车经销商代表在北汽福田总部进行维权,原因系神州发布的新招商政策存在严重的歧视和公平,原承诺一城多店一伙伴的政策完全取消,而是改为千城万店,只需50平方即可开店;这个模式让本来按照标准4S店投入几百上千万还在持续亏损的经销商雪上加霜。以此来看,神州优车若要将瑞幸咖啡的神话复刻至汽车领域,面临的难度或许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