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左手收购,右手剥离,苏宁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页面更新时间:2019-07-03 14:40

      

左手收购,右手剥离,苏宁到底打得什么算盘?_零售_

7月1日消息,苏宁豪气出手收购家乐福中国刚一落幕,剥离苏宁小店完成再次引起关注。

日前,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的消息掀起了一波对新零售以及国外大型商超败走中国的讨论。更有趣的是,就在收购家乐福中国落定之后,苏宁随即完成了对苏宁小店的剥离。这一左手买进、右手剥离的操作,可以看出苏宁对其零售业务的不断调整,但也引起了更多对其业务调整的背后原因的关注。

近年来,苏宁不断的在零售方面做出调整,买买买成了苏宁的关键词。在收购家乐福中国之前,苏宁还曾收购了日本老牌家电量贩店LAOX、万达百货等等一批线下零售渠道。

与此同时,苏宁在不断通过收购补充线下零售渠道期间,也在大力布局更多零售业态,比如苏宁小店、红孩子、苏鲜生等更符合新零售概念的形式。

不过,连续的阔气出手让外界看到的不仅是苏宁对其所力推的智慧零售的加码,也看到了苏宁在营收、现金流等方面存在的痛点。

一方面,苏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已经连续为负,扣非净利润也处于连续亏损状态。另一方面,苏宁现阶段布局的新零售项目中,苏宁小店等多个项目仍处于烧钱阶段,暂时还看不到明晰的盈利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苏宁继续买买买,或许是连续亏损压力下的一种野望,企图通过押注更多零售业态来实现对新零售的布局,进而在将来零售领域的决战中“手握重兵”。

但将亏损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的做法,也侧面证明苏宁的现状不容乐观,而长期布局的效果仍是未知。对于苏宁来说,打好新零售这场仗并不容易。

持续买买买,或为补足线下渠道

苏宁在零售领域尤其是线下渠道的布局,正在成为一场数字的赛跑。

6月23日,苏宁易购收购家乐福中国的消息在那天下午引发热议。苏宁发布公告称,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Suning International Group Co., Limited,简称苏宁国际,与Carrefour Nederland B.V.及Carrefour S.A.也就是家乐福集团,签订了《股份购买协议》,苏宁国际向转让方以现金48亿元人民币等值欧元收购简称家乐福中国80%股份。

此收购完成后,苏宁正式成为家乐福中国的控股股东。据了解,家乐福中国100%股份的估值为60亿元人民币,苏宁出资48亿够得家乐福中国80%股权,成为家乐福中国控股股东。苏宁方面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通过收购家乐福中国能够进一步丰富公司智慧零售场景布局,加快大快消类目的发展,有利于降低采购和物流成本,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苏宁收购家乐福的主要目的,还是加强其在商超和生鲜的业务布局。”李成东进一步强调,苏宁以及其他电商平台对线下的布局,主要考虑的逻辑,还是两个要点,一是品类补充,二是线下场景补充。

对此,汉森供应链董事长、电商物流专家黄刚认为,苏宁收购家乐福对苏宁物流未来的末端配送有帮助。黄刚表示:“未来可能是家乐福门店的订单就近配送到苏宁小店,再由苏宁小店服务于社区末端,形成新的零售和物流场景。”

对于2018年1月腾讯和永辉对家乐福中国的收购最终没有成行的原因,黄刚认为,永辉和腾讯与家乐福之间的互补性不够强,苏宁与其的互补性是有优势的。“苏宁在全国的物流网络是整个商流的支撑,而家乐福在国内210家大型综合超市覆盖了国内多数城市,苏宁的网络和家乐福的网络融合,会打造一个新的购物场景。”

多位业内人士对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都给出了比较正向的分析,认为两者的业务融合有利于苏宁补充线下渠道和打造新的零售场景。苏宁方面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可与家乐福门店联合,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提高到家模式的效率并节约物流成本。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家乐福中国近年来在国内的表现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数据显示,家乐福中国2017年营业利润为-10.44亿元,2018年营业利润为-4.12亿元;同时,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017年为-10.99亿元,2018年为-5.78亿元。也就是说,家乐福中国过去两年累计亏损超过16亿元。

其实,家乐福中国的亏损并也不是个例,近年来国内大型商超的经营情况都不是很理想,尤其是外资超市的境况更为突出。因此,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在融合和场景打造都完成之前,能否带来正向利润,还是一个未知数。

此外,苏宁买买买的案例不止家乐福中国一个。据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不完全统计,苏宁曾在2019年初收购万达百货37家门店;出资5755万元收购日本家电量贩店LAOX28.36%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出资4.2亿元收购母婴垂直类电商红孩子;收购西班牙连锁超市迪亚天天中国100%股权。

从近几年的收购案例来看,苏宁不仅是一个零售平台,也是一个“超级买手”。而这些布局,也扩充了苏宁的零售业态,比如收购万达百货后,苏宁时尚百货子公司升级为零售集团的子集团,成立苏宁时尚百货集团。

剥离小店,抛开贴钱业务曲线救国

就在收购家乐福中国落音之后,苏宁再次在零售业务上做出动作,自有零售业态苏宁小店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6月24日,苏宁便利超市(南京)有限公司,简称苏宁小店,正式从上市公司苏宁易购剥离。苏宁小店股东苏宁易购退出,变更为南京云致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致享科技公司)。

资料显示,云致享法人代表为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持有该公司99%股份,另一股东则是苏宁零售集团副总裁卞农。

根据苏宁易购2018年业绩报告可知,截至2018年12月31日苏宁拥有自营门店8881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2071家,迪亚天天便利店加盟店112家;另外,2018年苏宁小店新开3972家,调整店面2家,截至12月31日苏宁小店(含迪亚天天自营门店)合计4177家。

在收购家乐福中国时,苏宁方面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透露,目前其线下有超过6000家苏宁小店。

从线下渠道布局来看,苏宁在内地及香港地区、日本市场,完成了家电、3C、商超、便利店、母婴等多场景、多形式的经营业态布局;同时,苏宁线上商城也能够与线下形成协同。

然而,问题在于苏宁旗下多个业态在现阶段仍然处于亏损或贴钱运营的状态。苏宁小店从决定剥离到日前最终确定剥离完成,便与该业务持续亏损有很大关联。

此前,苏宁小店总裁鲍俊伟曾对外透露,一家苏宁小店的投入是100万左右。而从2017年的23家,到现在的6000多家,可以想见苏宁在小店上门的投入金额绝非小数。另外,有一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7月底,苏宁小店全国实现营收1.4亿,净亏损2.96亿,债务达6.53亿。

苏宁内部认为,苏宁小店不仅是平台级的流量入口,还有着社区场景决定的高频消费属性和用户粘性,此外还能够彻底解决最后一公里痛点这个电商时代的遗留问题,也是后电商时代商品品类、服务拓展的场景。

因此,可以看到苏宁对苏宁小店的持续投入,但相应带来的亏损也在持续加剧。也正是如此,苏宁小店给苏宁上市公司体系带来的财务数据并不理想,也成为其需要被剥离的因素。

不仅是苏宁小店,之前也有消息称苏宁将LAOX剥离上市公司体系。原因也与小店类似,LAOX从2015年至今多数时间都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第一季度也仍旧产生了0.6亿元的亏损。

可以看出,为了财报数据能够保持正向增长,苏宁不断调整旗下业务与上市公司体系的关系,可以看做一种曲线救国的良方。

连续亏损,押注新零售挑战仍存

目前,苏宁零售布局已经形成了“两大(苏宁广场、苏宁易购广场)、一小(苏宁小店)、多专(苏宁易购云店、红孩子、苏鲜生、苏宁体育、苏宁影城、苏宁极物、苏宁易购汽车超市、苏宁易购县镇店)”的模式矩阵,品类从3C家电延展到电器、母婴、超市、便利店等。苏宁成立了五大商品集团,即家电集团、消费电子集团、快消集团、时尚百货集团、苏宁国际集团。

与此同时,苏宁零售体系的用户数量也在不断增长。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 12 月 31 日公司零售体系注册会员数量 4.07 亿,2018 年 12 月苏宁易购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 43.25%,移动端订单数量占线上整体比例达到 94.91%。

从业务布局上看,苏宁连续的动作都透露出其对未来智慧零售的押注,而其不断收购、自营的多业态项目,也正在帮助它创造更多消费场景,触达更多层级的消费者。

对此,黄刚表示,苏宁在新零售领域布了一个大局。“线上有苏宁易购,线下有苏宁小店,大型摩尔里面有家乐福和苏宁的连锁电器,这就实现了全场景的新零售业态。”

但值得关注的是,苏宁从2014年到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2.5亿、-14.6亿、-11亿、-0.88亿、-3.6亿。其中2018年同比亏损上涨超过300%。

亏损一直存在,而体现在财报上的正向数据则是来自于苏宁抛售阿里股票的收入。2018年12月29日,苏宁出售阿里1316.47万股股票,因此为公司带来了可观的利润。

然而,苏宁从2017年12月第一次出售阿里股票开始,前后三次已经将所持有的阿里股票清空,累计获得净利141亿元。也就是说,苏宁不会再通过出售阿里股票来获取利润,而这是否会影响到苏宁与阿里的合作关系,尚不得而知。

而且,目前国内互联网巨头如阿里、京东、腾讯均在新零售方面有不同程度的布局。阿里收购高鑫、银泰、三江,腾讯联手京东、永辉、步步高,京东也在以投资或孵化的形式布局线下多场景多业态。

这也意味着,国内零售领域已经形成了线上与线下结合的军团作战模式,而苏宁的竞争对手已经坐上牌桌。在连续亏损和新业态备受考验的情况下,苏宁押注新零售所需要面对的挑战无疑也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