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趣店大白汽车"刹车" 互联网汽车融资租赁遇困
页面更新时间:2018-11-26 07:46

      

趣店大白汽车

计划急速行驶的趣店大白汽车缘何突然“刹车”? 汽车融资租赁市场也开始降温么?“就像搭载了火箭一般。”近年来,国内汽车融资租赁行业一改往昔不温不火的状态,冲上风口。包括易鑫、弹个车、趣店、毛豆新车、美利金融等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公司纷纷押注入局。

市场真能容纳下愈来愈多的“玩家”?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汽车金融市场规模达到11623亿元,到2020年预计将达到19668亿元。而据罗兰贝格与建元资本发布的《2017中国汽车金融报告》,2014-2016年中国汽车消费金融渗透率分别为20%、35%、38.6%。对比国外主要发达国家汽车消费金融的渗透率,2015年时平均在70%以上。

入局者坚信,中国汽车融资租赁市场尚有巨大的空间亟待挖掘。但鲜有人意识到这个市场的挖掘难度,现实冲击之下,有人选择坚守,亦有人无奈转型。

这个冬天,汽车融资租赁市场的“玩家“还好吗?“颠覆者”之重是啥?

大白汽车“撤退”?

在因现金贷业务引发的舆论风波过去3个月后,罗敏带着趣店“深藏”的梦想,首次亮相于公众面前。

2018年1月16日,趣店集团在其北京总部召开的新年首场沟通会中宣布了趣店的新业务:大白汽车分期。其采取自建门店、集采直租的重资产运营模式,在全国布局了150多家自营线下体验店。在大白汽车的平台上,用户通过线上风控后,首付10%即可提车,不用承担其他费用。

当时,趣店给自己定下了小目标:2018年全年要卖掉10万辆车,交易规模达到100亿元。然而,在第二季度财报中,趣店将其全年汽车销量目标从10万辆下调到了2.5万到3万辆。财报显示,大白汽车上半年销售了1.5万辆。

从销售收入来看,趣店集团2018年Q1总收入17.17亿元,同比增长105.6%。其中,汽车融资租赁业务营收达5.46亿元;2018年Q2实现汽车销售收入为7.85亿元,占总收入的35.04%。11月21日,趣店发布的Q3财报显示,该季度营收主要来自于汽车销售收入、助贷及其它业务、金融服务收入。其中,大白汽车业务产生的Q3销售收入为5.86亿元,去年同期为零。

为何趣店2018年Q2与Q1、Q3的汽车销售收入有如此大的差距?某汽车金融平台高管向记者分析称,一方面与销售淡旺季有关(2-4月一般为销售淡季),另一方面则是受趣店在不同时间段的扩张或收缩战略影响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汽车销量远不如最初设定目标的情况下,今年9月,大白汽车被曝出大规模关店,3天内179家线下店只留下48-60家。当时,趣店官方回应称,就是正常的门店优化和调整。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Q3财报并未提及大白汽车的最新销量情况。

正要向前急速行驶的大白汽车为何突然“刹车”?这是否意味着被大家热捧的汽车融资租赁市场要开始降温?记者致电趣店询问具体情况,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官方回复。“最大的问题在于趣店一开始就把线下门店铺得太大,当时线下门店的数量是按照10万台交易量的标准来设定的,但做了半年后,交易量跟不上来,撤店是比较现实的选择,总得在经营成本和赚钱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一名汽车金融行业从业人士直言,线下太重会造成较大的压力,在当前市场整体较冷的情况下,活下去才是主要目标。

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最新统计数据,10月国内狭义乘用车销售195.0万辆,同比下降13.2%;今年车市低迷,1~10月狭义乘用车累计销售1812.8万辆,同比下降2.1%。

“汽车介于动产和不动产之间,现在房市的情况不太好,自然也会反映在车市上。”上述人士说。

趣店的现实选择,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汽车融资租赁市场的发展现状,尤其是以“以租代售”为代表的互联网直租平台,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几乎一样多。

“随着消费升级概念的兴起,汽车消费市场进入了快速增长期,银行和持牌汽车金融公司受数量和体量的限制,不能完全满足各类用户的融资需求。在此背景下,融资租赁近几年持续受到国家相关政策的支持,作为传统金融公司的重要补充力量,发展势头十分强劲。”易鑫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汽车融资租赁具有多种业务形式,如售后回租、直接租赁、杠杆租赁、委托租赁、转租赁等,而当前的主要业务模式有回租和直租两种。

所谓“直接租赁”(即直租),是指融资租赁厂家以收取租金为条件按照用户/企业确认的具体要求,向该用户指定的汽车中间商购买车辆,并出租给该用户或企业使用的业务。简单来说,就是融资租赁厂家,按照客户的需求达成一致后,直接购买车辆,车辆挂户在租赁厂家名下,再出租给消费者。“售后回租”则是指卖车人和承租人是同一人的融资租赁。在回租中,融资租赁公司购买了有资金需要个人的车辆,把车辆所有权转移给融资租赁公司,并获得资金。同时融资租赁公司再把车辆租给客户使用,收取租金,承租人继续保留了车辆的使用权。

相比回租模式下金融利差为主的单一盈利模式,直租模式的利润率更高,且在风险控制和用户体验上都更占优势。根据鲸准《2018中国汽车金融行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当前,国内汽车融资租赁业务有80%左右是售后回租。多名汽车金融从业人士在采访中表示,未来汽车融资租赁市场将是直租和回租平分天下。

火爆的直租 难扛的“重山”

直租的热潮始于2016年末,彼时,刚完成蚂蚁金服领投C轮融资的大搜车,推出汽车融资租赁品牌“弹个车”。紧接着的2017年,易鑫、优信和瓜子等也纷纷入局:2月,易鑫推出新车直租平台“开走吧”;9月,瓜子二手车旗下新车交易平台毛豆新车上线,主打“0到1成首付买新车”;10月,优信正式宣布推出“优信新车一成购”,采用直租模式,消费者最低支付车价10%即可将车开回家。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新车直租,二手车直租也正在兴起,在弹个车纳入二手车产品之后,优信亦于2017年底推出二手车一成购。

汽车融资租赁这条赛道已是非常拥挤。最主要的参与方有四大类:第三方专业汽车融资租赁公司、商业银行系汽车融资租赁公司、整车厂系汽车融资租赁公司及经销商系汽车融资租赁公司。对于汽车(尤其是新车)直租来说,银行系、整机厂系及经销商系无疑是最主流的玩家,银行有资金优势,整车厂或经销商系则有渠道优势,三者至少占据了超90%的市场份额。

在这样的市场竞争格局下,互联网平台为何还要趋之若鹜地杀入?上述汽车金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主要还是看中丰厚的利润。直租涉及的链条太长,包括从前端汽车采买,到提供维修保养等汽车后市场的服务,涉及越广,也就意味着将来的利润点越多,发展空间更大,平台的估值也会提升。”

但是,“涉及链条长”就像一把双刃剑,很多平台最初只看到盈利空间,却忽略了运营成本。优信、瓜子等等都投入了不少真金白金在布局融资租赁产品上,然而火热了一年多,融资租赁产品的盈利仍然是个问题。“汽车直租没有那么好做,它不仅仅是一个金融工具,首先人员、资金、基础设施都得配齐,然后得有足够的交易额去支撑这个体系的运转。看上去简单,把车租给人就完事,但是要想做好很不容易,因为你很难在短时间把运营成本降到一个很低的水平。”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告诉记者。

而前期很多平台盲目杀入汽车金融市场,也致行业出现了不少乱象。某华北地区汽车直租平台高管向记者表示,当有一家平台摸索出所谓的“商业模式”,那追随者就会集体涌入,“占坑圈地”,接踵而至的价格战无可避免,新玩家再入场将无钱可赚。对于大多数入局者而言,被收割恐怕是难逃的命运,背后最致命的原因是“后进生们”集体看轻了汽车融资租赁业务操盘的难度。

难点主要存在于哪些地方?赵一洋透露,车源困局就是平台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平台与主机厂的供货关系直接影响平台的购车价格和交付时效,然而,汽车互联网直租平台大多都是互联网基因深厚,汽车基因欠缺,缺乏对主机厂的谈判筹码和资源关系,因此主机厂对直租平台供货不及时几乎是行业通病。简单来说,这个问题拼的就是谁和主机厂的关系更好。“为加强自身供应链管控,多数汽车互联网直租平台都选择借鉴亚马逊模式自建汽车仓储物流体系,然而汽车供应链基础设施自建之路困难重重,供应链效率堪忧。”赵一洋直言,在互联网直租行业,50天的提车周期几乎是常态,如此长的提车时间,很多平台包括仓储体系在内的供应链效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与此同时,流量的聚集和引导难题也在平台发展中表现得较为突出,从线上流量入口来说,汽车互联网直租平台以初创公司为主,其本身并不是巨型流量入口,因此,要么花费巨资购买传统流量,如毛豆新车的巨额广告投入;要么投靠巨头门下,获取巨头的流量入口,但无论是哪一种,都需要付出巨额的代价。这一点从支付宝切断趣店入口的影响上也可窥见一斑。

当然,互联网直租平台面临的最根本问题还是资金难题。“不是说你有1亿元就能做下来,可能背后需要的是10亿甚至更多。为什么弹个车能不断烧钱,因为背后有阿里巴巴雄厚的资金支持。”一名汽车直租平台负责人直言,平台的模式决定了其需要筹集大量资金去集采车源,但收回租金的摊还周期较长(1-4年),平台融资效率至关重要。

此外,以租代购模式在国内并不成熟,用户的接受程度不高,市场教育尚需一段时间。基于上述问题,有不少汽车金融行业人士认为,以租代购其实是一个极小的市场,虽然“风险较小”,但是“量根本做不起来”,不值得深耕。但也有人表示,“现在不需要想盈利的问题,把蛋糕做好做大了,利润自然会来。”

“颠覆者”何以颠覆

相比于国外发达国家,我国的汽车融资租赁业务尚不成熟,市场整体规模较小。鲸准在上述《报告》中估算,截止到2017年年底,我国汽车融资租赁在汽车金融行业的渗透率达到4%,同年我国汽车金融渗透率达到40%。预计到2020年我国汽车金融渗透率将达50%,融资租赁的渗透率将达到8%。但相比于美国80%的汽车金融渗透率中,有近50%为融资租赁,相差甚远。

从上述数据来看,汽车融资租赁市场确有一定的想象空间。但由于融资租赁在中国处于起步阶段,加上准入门槛不高、监管缺位等,导致行业发展出现良莠不齐等发展隐患。“很多企业以融资租赁方式开展业务,本质上就带有金融属性,因此对于风险的把控至关重要,尤其是接入央行征信,同时打通传统征信渠道和互联网征信渠道才能极大程度提升风控审核效率,为平台长远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美利金融相关负责人认为,平台应接入尽量多的资金源,一方面为业务规模的加速扩大提供保证,另一方面也让风险更为分散。而在多元化资金渠道的基础上,通过渠道下沉,以及产品、服务的持续深化和差异化策略,构建竞争壁垒。

哪些平台能够在接下来的竞争中活下来且活得好?京东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杨才勇告诉记者,无论是存量市场还是增量市场,利用互联网和数字科技打通线上线下场景,双向促进和融合,为用户提供更完整、体验更好的服务,是建立汽车金融服务竞争力的重要因素。在未来的业务开展中,能够利用互联网和数字科技对获客、渠道、风控、运营等各个环节进行融合提升,产生乘数效应的机构将在竞争中更具优势。

部分从业者认为,前期深耕市场的互联网巨头更具优势,后入者很难再掀起新的水花;亦有从业者表示,不见得就是巨头的天下,核心还是在于平台是否扛得住运营成本,某些平台可能通过烧钱等方式成为了一时的“颠覆者”,但未来可能还会有另一种模式来颠覆你,除非你能看到并活到明天。